• <dd id="ccgkg"></dd>
  • <menu id="ccgkg"><strong id="ccgkg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ccgkg"></menu>

    焦點訪談:精彩冬奧 “雪飛燕”上的守護人

    2022-02-14 12:02 來源:央視網

    國家高山滑雪中心“雪飛燕”位于北京延慶,是北京冬奧會的高山滑雪場地。這里承擔了高山滑雪11個小項的比賽,將產生11塊金牌。這里賽道最大垂直落差超過900米。坡陡面滑,對運動員們來說都是極大的挑戰,那工作人員怎么在這樣的環境下進行賽事保障?速降運動員以超過百公里的時速轉彎、飛越,很容易發生失誤引發危險,怎么及時進行救援?

    凌晨五點,國家高山滑雪中心接送賽事保障人員的第一輛班車出發了。索道站,是每天清晨小海陀山上最早蘇醒的地方。

    運行的索道仿佛血管,將陸續到來的工作人員送往山上各自的崗位。出發之前的晨會是必不可少的。

    國家高山滑雪中心高山滑雪救援隊隊長高宇,以前是一名高山滑雪運動員,退役后在國家高山滑雪中心負責高山救援隊管理工作。作為高山滑雪救援隊的負責人,高宇身上的責任重大。

    坐落于北京延慶的國家高山滑雪中心有七條雪道,三條比賽道、四條訓練道。最長的賽道垂直落差約900米,選手滑行時的最高時速可達130公里以上。

    維護好這樣的比賽環境,對賽事保障工作要求極高。

    所有的救援隊員需要密切配合,不僅是保障運動員的安全,也要保障賽事前后所有人員的安全。

    2月5日,離計劃的開賽日期只剩一天了,小海坨山上的人比賽時還要更多一些。除了運動員的適應性訓練,各個方面的技術官員和賽事轉播人員也在賽道上進行最后的準備。此時人多事雜,最容易忙中出亂。救援隊必須時刻緊盯各個賽道的情況。

    臨近中午,在一條訓練賽道上,有工作人員不小心滑落。正在附近的高山滑雪救援隊立刻展開救援。因為救援及時,傷者幸無大礙。

    過去三年中,無數次的演習和訓練造就了他們今天的沉著冷靜,駕輕就熟。而他們的所有努力和堅持,都是為了這一次的北京冬奧會。

    2月6日,是北京冬奧會延慶賽區國家高山滑雪中心計劃開始比賽的第一天。比賽期間,救援人員分散在賽道的不同點位,關注著奧運選手在不同賽程的情況。

    第一天的男子滑降比賽原定11:00開始。但天公并不作美,風向混亂,時大時小。

    救援隊員分散在不同的點位,準備著隨時報告運動員的狀況。不知不覺,三個小時過去了。男子滑降比賽的出發點,氣溫是零下14度。比賽推遲了一個小時,又一個小時。

    三次推遲后,比賽被改期,順延到2月7日舉行。此時,救援人員已經在山上凍了7個小時。

    因為原定已有兩場比賽,加上前一日順延的賽事,2月7日的賽程安排得滿滿的。

    每個救援隊員都背負著50到70斤重的裝備。2月7日有三場比賽,涉及2次轉場,物資需要準備得格外充分。

    女子大回轉的第一輪比賽是9:00開始。

    如果運動員摔得不重,能自己離開賽場,救援人員就不必出動,以避免對賽事造成干擾。

    第一場比賽與第二場比賽之間,留給救援人員的轉場時間是10分鐘。

    第二場比賽是更為驚險的男子滑降。

    來自德國的名將施魏格爾出現了失誤。救援人員出動,從撤離出賽場到轉運完成,大概十三四分鐘。

    救援船使用后要馬上進行消殺,其他救援隊員立刻趕來支援,給黃磊又送來一輛救援船。

    第二場比賽結束的十分鐘后,救援人員再次轉場。女子大回轉第2輪比賽開始了。

    在救援隊員的心里,沒有什么比運動員的平安更讓人欣慰了。

    從2月7日到2月20日,國家高山滑雪中心將進行3大項11個小項的比賽。但是對于賽事保障人員來說,比賽結束,并不代表一天的工作結束。

    賽道上幾乎已經空無一人,但救援人員還不能離開,奧林匹克廣播服務公司的人員還沒有下山。確認自己點位上的所有人員安全撤離,救援人員才能離開。

    夜幕降臨了,此時,空寂的大山是屬于壓雪車司機的。白天使用過的雪道,在夜晚被撫平,變得煥然一新。

    再過幾個小時,索道站將蘇醒。太陽升起,新的一天將帶來新的精彩賽事。

    (編輯:劉陳緣)

    推薦閱讀>
    初撮り熟女五十路中出
  • <dd id="ccgkg"></dd>
  • <menu id="ccgkg"><strong id="ccgkg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ccgkg"></menu>